Jessica

分手快乐

感觉怎么会一样


国庆将近十天的假期,饭点睡点全部推迟了四五个小时。昨晚,几乎是看着寝室一点点变亮起来;换上了冬天盖的被子,还是觉得那么冷。我想我已经养成了转移寄托的能力,速成的。只是,黑夜从来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应付过去的。我怕,如果我一直这样下去,会不会活不到四五十岁就挂了?只是不想再在生活习惯上面为难自己,想听歌就听好了,电脑一整晚不关,黑了有白,白了又黑。它总能陪我一整晚。

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?好朋友说,再一起去看柯南,像以前一起在电脑上听着歌看着MV一样,电脑的两端。可是他也说了,从十四剧场版开始,味道就变了,可能是那以前的感觉不在了。可人呢,怎么保证人不变?其实我是挺害怕去见你的,怕发现彼此的面目全非...

练习一个人

写日记,总喜欢新起一页;写博客,总喜欢配一张图。我知道,这是且仅是我自己的强迫症而已。心里明明没有多少感触,还是打开了电台,敲起了键盘。而寥寥几字之后,却再也忍不住不知道从哪来的眼泪,痛哭流涕。

只有努力过才知:喜欢一个人,仅凭努力,怎么足够。我拼命地想要改变,想要把那些过往抛在身后,可是人空空的,什么都做不到。100天计划表下单的第二天就到了手里,拿起笔只落下了NOTHING一词,被子蒙住脑袋一睡就是一整天。醒了,人却觉得更困了。如果有天,就一辈子待在梦里,会有多少人怪我?我只是突然明白,我不能对他有一点点希望,哪怕是小小的一丁点都不能有,因为我肯定会失望的。我问自己为什么还没绝望,大概是...

生日快乐


秋天,大概是因为天气的原因,人的心情也变得差起来。暴躁,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很容易就发火。大四了,这个国庆假拖得特别长,十几天的假期却回不去,会难受吧?一大家子人都聚在一起,庆祝兄长结婚。大概有十多年,家里没有亲戚结婚,都忘记了这种喜庆的日子是何般模样。嘿,我真的想去看看。只是静静地坐着,看着,想象着如果我庆幸能有一天,也能和自己喜欢的人,还有他的家庭一起为我们的未来举杯,这样就够了。

只是,这一路真的太凶险,这异地恋真的太辛苦。看到电视剧里,一位老太太说,我爱了他66年,他就是我的一辈子,He is my story。看到这段话时,就不自主算了一下,66年后,除去我忘掉这个人的时间,除去我...

不懂

曾有一段时间看到那句“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”觉得真是矫情到极致。说不出这样的话,却在这一刻感同身受。本想把这样的心情分享给你,却又觉得你会不懂,甚至还会误解。正如我会多想曲解你一样,所以我不怪你。甚至觉得,大概我们就只能这样了吧。互不相欠,互不挂念。

因为我们谁都不愿意做那个主动的人,有一天我梦到你责怪我,说我变了,说我之前不是这样的。我顿然觉得悲哀,我变成这样也不过只是因为你。一开始我是那个主动的,特粘你,把所有的想法都不加修饰地告诉你。一开始你会告诉我,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;后来你开始转移话题;最后你说我不乐观。是我变了还是你让我变了?我变得如此沉默,把所有的情绪三缄其口谁也不说;唯一说出一...

21岁的时候


有些话想说,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,和谁说。又好像每次都是在说着相同的话,每次都会说着说着就哭起来,而事后看起来,这些情绪又没有那么重要。我把它成为“突如其来的矫情”。有时候,根本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一切事情都在和我作对:不想考研了,做了一套真题却错很少;不想谈恋爱了,他又突然温柔起来。有些事,心底里知道到极致,一清二楚,不过是为了这一刻的温存,这一刻的贪恋。如果毕业了就工作,整套试卷全对又有什么帮助?如果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,多小小一点的回忆,对我而言却受用终生。

要毕业了,一把年纪了,突然就茫然起来。和好友去学校操场上走走,才发现原来已经记不得校外夜景原本的模样,现在的一片繁华街景或许会成为别人...

把梦想干掉,把现实留下


我已经很久没有敲打键盘安静地写点什么了,我甚至已经不记得博客的账号和密码。会发现“记住密码”这个按钮,为我省下了很多事情,我不用悉心设计一串数字字母,可能是一句话,还可能是一个人的手机号。我只用点击一下“记住密码”就可以。

然而,我不用做的事情不仅仅是这些:不用五六点起来睡眼惺忪地往教室赶,不用节节课跟打了鸡血一样死撑开眼睛,不用用奔跑的姿势活着。再过几天,又有一批人会冲上高考的战场,然后进入大学。而我,大学已经将近尾声。课堂上玩手机的、看电影的、睡觉的,毫不遮掩。还记得以前午休或者晚自习的时候,想要听歌都要想尽千方百计躲过老师的双眼。我已经忘记上一次偷偷摸摸在课上做什么时候,我也已经忘记上...

一次错过 百年不遇 从此以后是路人 甲乙丙丁


我们这一辈看多啦A梦长大的人


这个人承载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梦想,人人都渴望有一个机器猫,不管什么时候,如何棘手的问题,都有一个朋友能够拉着我们跳出火坑。然后,我们长大了,看球赛看日韩美剧,偶尔回味一下,也不过是一场祭奠同年的仪式。多啦A梦,灌篮高手,还有什么中华小当家、四驱兄弟,只是故事早已经结束。柯南可以十几年来才由一年级升到二年级,而我们已经到了适婚适育的年龄。然而,我们始终没有想到的是,当我们再看起这些动漫时,会反常地掉下眼泪,变成一个伤春悲秋有情有义的人。只是,再怎么都想不到,那竟然是最美好的时光。

我躺在床上,想着最近的生活,这几年来的生活。前几年,为了这梦寐以求的大学,抛头颅洒热血,于是我变成了现在的自己。变得...

「听朋友说你从街对面走过,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分开这么久。我庆幸自己终于失去了在人群中第一眼看到你的能力,不用承受看到你时汹涌而来的情绪,也庆幸我们终于变成了陌生人。」


© Jessica | Powered by LOFTER